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何故 | 6 December, 2009 | 動漫無雙 補充資料 | (394 Reads)

﹝本文刊登於2008年4月20日第1077期香港【時代論壇】,原文如下:﹞

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堪稱日本新一代的動漫畫經典,對後世的深遠影響,足以媲美上世紀七十年代延續至今的《機動戰士》系列!

同樣是描述巨型機械人的戰爭,同樣是由被揀選的年青人擔任駕駛員,《機動戰士》的代表性,建基於人類初次登陸月球的「太空時代」,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的重要性,卻是帶領普天下的「御宅族」去經歷「數碼世代」的「第一次衝擊」。

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的中文譯名頗堪玩味,對照官方英文名稱《Neon Genesis Evangelion》,其中「Neon」一詞出自希臘語單詞Neos,意思是「新」或者「新生」,「Genesis」一詞則是從拉丁語中翻譯過來,意思是「起源」或是【聖經】第一卷的「創世紀」,代表世界的創生或起源;至於「Evangelion」一詞卻是希臘語單詞「好消息」的英語版本,「中國基督教播道會」的英文正是「Evangelical Free Church of China」,但【聖經】中也有翻譯為「福音」(Gospel)。

雖然本作品的內容大量跟宗教有關,一群主角卻不是為了「福音」而戰;相反,三名年僅14歲的主角駕駛名為「Evangelion」的巨型機器人,所對抗的外敵竟然是「Angel」,中譯為「使徒」,雖然有所偏差,卻顯然內有玄機。需知道「Evangelion」一詞的首碼「ev-」代表「好」,字根「Angelion」則是源自「Angel」,代表「使者」,那麼,本作品的譯名是否以「傳遞好消息的使者」較合適?然而,這一系列攻擊地球的「使徒」究竟要向人類傳遞什麼「好消息」呢?

正如故事內將「Evangelion」簡稱為「EVA」,《EVA》已等同本作的別名;「EVA」乃是上帝創造的第一個女人夏娃,也是上帝按照自己樣式而創造的男人亞當的妻子,有趣的是,故事中的第一「使徒」正是亞當,但第二「使徒」卻是「莉莉斯」(希伯來文「Lilith」)!無論是被譽為「最早的聖經故事」的蘇美爾神話,又或是猶太教的拉比文學,莉莉斯都是由上帝用泥土所造,作為亞當的第一個妻子,最後卻因為不滿上帝而離開了伊甸園,故此擁有「撒但的情人」、「夜之魔女」等稱號,更有說她是法力高強的女巫,甚至跟吸血鬼的始祖有關。

本作一直被視為各界「御宅族」的「聖經」,只因導演庵野秀明本身就是「御宅族」之一員,男主角碇真治更屬「御宅族」的代表人物!據悉碇真治跟父親碇源堂的惡劣關係,反映了時下日本父子恩怨同時,也是當年庵野秀明與昔日師傅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工作時的寫照。然而,可以肯定的是,「EVA」的駕駛倉內充滿「同步接續液體」﹝Link Connect Liquid﹞,正好比喻為滿載羊水的母親子宮,三位沒有母親的駕駛員,分別在「EVA」內感覺不一樣的母愛,害怕跟外界接觸的他們,終於得到一份難以解釋的安全感。

電視版由1995年10月開始播放,正值日本「泡沫經濟」崩潰之際,碇真治父親本姓「六分儀」,婚後竟罕有地改隋妻子碇唯的姓氏,而碇唯的老師冬月耕造在組織內竟是作為碇源堂的下屬,這在男尊女卑、排資論輩的日本,都是不屬常的安排,本作彷彿就是在人心動盪時,見證父權社會的淪亡?迎接女神祟拜的回歸?特別是女主角綾波麗﹝或譯「綾波零」)的靈魂來自莉莉斯,肉體卻是碇真嗣母親碇唯的複製人,這個身體不斷被綁上繃帶,擁有一雙血紅色眼睛和一頭淡藍色頭髮的神秘角色,絕對是碇真治,甚至乎每一位男生的「戀母殺父情意結」的標記,相信這亦是本作打動廣大觀眾的主因。

本作令人又愛又恨,只因沒有人敢說完全理解故事的起承轉合,尤其是電視版最後兩集因為資金不足而近乎草草收場,更令觀眾們意難平;然而,在1997年7月公映了劇場版《The END OF EVANGELION AIR》後10年,庵野秀明竟希望以一個新的氣氛去讓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再現於觀眾眼前,甚至不惜離開舊公司,為此世紀末的動漫經典注入新的活力!「新劇場版」對比前作,最大的分別在於為充滿「絕望」的藍本中譜上「希望」的色彩!

《序》濃縮了電視版第一至六集的劇情,最大的驚喜並非請來特技大師樋口真嗣將高潮「屋島作戰」改編得叫人眼前一亮,乃是碇真治決定「不再逃避」的理由源於同學的鼓勵和支持!傳聞當年庵野秀明在創作時曾經長期情緒低落,因而故事內充滿心理學理論的影子,主角們更顯現出不同程度的情緒或心理病的癥狀,尤以日本年輕一代所共同具有的焦慮症、自閉症、社交不適應等等的心理問題最明顯,當中「使徒」和「EVA」所將自身與外界隔絕的「絕對領域」﹝「Absolute Terror Field」﹞簡直就是畫龍點睛!

三言兩語之間,豈能詳盡探討《新世紀福音戰士》?但見庵野秀明為大家帶來「希望」,姑勿論劇情是否熟口熟面,姑勿論是否仍然太多難以理解的宗教或心理教上的描教,姑勿論宇多田光主唱的新歌〈beautiful world〉是否比不上金曲〈fly me to the moon〉……相信必定是廣大「新世紀戰士」的福音吧!